• 用藏品记录中国电子工业发展史

    2019-05-31 13:43:17

    5月18日,又是今年的世界博物馆日。和往年一样,花甲之年的邱健球一早就来到了位于孙文中路的中山中国收音机博物馆,和馆内的工作人员微笑着打招呼。当天恰逢周六,前来参观的

      5月18日,又是今年的世界博物馆日。和往年一样,花甲之年的邱健球一早就来到了位于孙文中路的中山·中国收音机博物馆,和馆内的工作人员微笑着打招呼。当天恰逢周六,前来参观的游人不少,听着游客们指点着橱窗内个别绝版收音机的议论与惊呼,邱健球不时露出微笑。

      从馆内展出的几百台收音机前缓缓走过,邱健球如数家珍地讲述着每一台收音机的技术参数,它的出现在收音机发展史上所带来的技术进步。作为该博物馆馆藏的主要捐赠者,2004年,他在自己10年收藏的收音机中精选出2000多台,捐献给中山市博物馆;2005年,国内首个收音机主题博物馆在中山诞生;开馆10多年来,到博物馆参观的人数已超过数百万人次,其中有很多是慕名而来的广播电视业界的专家学者,国内的无线电及收音机爱好者也占据了很大比例。

      目前中山·中国收音机博物馆里展出了从上世纪初至80年代,中国本土生产的几十个品牌几百个型号的收音机,涵盖了中国整个收音机发展历程,其中也包括了各个时期的典型产品。“通过这个博物馆,可以清晰地折射出世界100多年收音机的发展历史,也充分展示了建国几十年来,我国电子工业的飞速发展史。”邱健球很自豪自己的收藏成果。他从小就对收音机有浓厚的兴趣,小学五年级就自装了矿石收音机,之后又陆续组装过从电子管到晶体管的各种收音机、音响机器。1978年邱健球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就读彩色电视机专业,他的无线电技术和视野,也由此大为拓展。

      谈到自己为什么会走上收音机收藏之路时,邱健球说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受到身边几位从事文博工作朋友的启蒙。“当时想法很简单,我是学这个专业的,也意识到中国城市建设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电子产品的发展和更新换代都很快,希望能够以自己对无线电的认知,尽快收藏住各个年代、各个品牌的收音机产品,为中国收音机工业保留一部‘电子工业发展史’。那时候我经常去各地出差,一有空就逛旧货市场、古董店,四处搜罗。”为了尽快找齐各种产品,邱健球还广泛发动了自己的朋友圈,被许多人像垃圾一样扔掉的旧收音机,在邱健球眼中,常常视如珍宝。

      摆放在收音机博物馆内的一台“熊猫牌”大型落地式超豪华多功能收音机,是当年为建国10周年国庆献礼专门设计制造产品,是他最珍爱的收藏。隔着橱窗可以看到,机子高有1米左右,分为四层。邱健球介绍,这是展馆内最高级、各种功能无一损坏、还能正常使用的“国宾机”;据他所知,这也是目前流落在民间寥寥可数的几台同型号机器中,保存得最完整的一台。这台机是由南京无线年生产出来以后,当时国家把这款收音机作为国礼送给外国元首、政要,在国内也仅仅有少数中央高级领导干部可以使用。邱健球说,当时他在天津淘到这台收音机,为了完好无损地运回来,他特意订了两个木架作悬空固定,又买了张棉被裹住机器,然后租了铁路一个集装箱来运。他笑着说:“在从天津运到中山的半个月里,我天天吃不香,睡不好,就好像在苦苦等待远道而来的梦中情人。”

      5月19日,在我市三乡镇一家新的民间博物馆开馆活动现场,面对着上百名收藏爱好者,邱健球介绍了自己的收藏感受,很欣喜收音机博物馆开馆10多年来,国内收藏爱好者不断增加,各类民间收藏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认为民间收藏的许多东西,相比起国家博物馆,它更为真实贴近百姓民生。从文化角度来讲,民间博物馆的社会价值不亚于国家博物馆的收藏,是国家博物馆的一种延续和补充。

      其实收音机只是邱健球收藏类型中的一部分,在收音机博物馆落成后,邱健球的收藏爱好也并没有停止,“我这10多年来,收藏范围不断扩大,目前藏品共有6大类,包括收音机、电影放映机、电子仪器、通讯设备、投影机等等。”可以看出,邱健球的收藏偏重于近现代科技类产品。他认为,和常见的许多民间古董收藏不同,随着时代的发展,电子科技类产品的更新换代太快了,比如前些年国内流行的VCD机等电子产品,出现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年,如果没人去收藏,这段历史就有可能被淹没了。所以他希望在自己经济、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尽快把这段历史收藏、保存下来,不让历史有断层。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让邱健球感受到了自己生活的珠三角这片土地未来的成长空间,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大湾区的发展中做点贡献。“作为大湾区,国家要打造的是大湾区整体的发展,除了科技、金融、制造业、经贸的发展,不能缺失的还有文化。作为一个世界性的湾区,一定要弘扬中国的文化。”前不久,香港一位电影行业协会领军人物与华南理工大学一位教授一起来找邱健球,希望他能够一同参与创建“世界电影历史博物馆”,这给了他一个新的思路,让他明确了下一步的目标:在大湾区筹划建设一个自己的电影历史博物馆。他认为,电影文化是世界性的,但也有明显的地域性。中国电影在近百年的发展中,许多独特性是世界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我们的电影文化非常多元,内地、香港、台湾的电影文化各有特色;尤其是受到各国影迷喜爱的武侠片,更是我们中国独特的电影文化。”

      邱健球介绍,他把这个博物馆定位为国家级的馆。目前他的藏品中,收藏的电影放映机数量比收音机还多还全。电影机藏品从19世纪开始有电影机的雏形,一直到当代的数码放映,收藏的型号非常完整,整个历史脉络非常清晰。“尤其是中国曾经生产过的放映机型号,无一遗漏,这是非常难得的。”除了建博物馆以外,邱健球还计划把这些知识编辑成书。他希望通过实物和文字的双重方式,把我国的这段电子工业发展历史保留下来,也希望让这些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